广州打气筒价格商行

楼主:一弧泓碧向春淞 时间:2019-07-31 15:28:04

图自丹麦插图画家Kay Nielsen的作品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只想对在我之后的人们,能够看到我这最后遗言的人们,讲一讲一些有必要告知的事情。

   无论如何,请你们活下去。哪怕是找一根竹竿保护自己,下水道也可以成为容身之所,但就是只有一点,请你们一定要努力活下去。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

   事情从一周前说起,我发现有一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生活发生了180度恐怖的逆转。我一般都是在晚上11点按时地就寝,用我拿胡椒味的牙膏刷好牙就睡到早上七点,不用闹钟我也能准时起床。当然,有时候可能是十次中的一次,我可能会睡到八点,当然这是题外话了。那天当我起床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今天起晚了,比平时要晚上半个小时左右的样子。接下来我发现,外面世界开始变得让我完全不认识,本来拂晓泛起鱼肚白的凌晨此刻像是笼罩在奥菲利亚的影子剧院那巨大的黑色帷幕里。街灯还都亮着。起初,这让我感到十分惊奇,但我也没有感觉到其他特别奇怪的地方,毕竟现在是冬天,北半球往往都是白天要比黑夜短,而且大家也知道冬天的天气不太好。可是过了一个小时后,天依然是图坦卡蒙金字塔守护猫神的黑面具一般黑。各位朋友,听说北方或许有一些地方每天日照时间只有四到六个小时,但我现在住在回归线附近的城市啊,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早上八点半天也不会亮的时候。这让我不觉很迷惑,于是我打开广播听了一下天气预报,差不多和我推测的一样,今天有特别严重的雾霾,可能也对,早上本来就比较微弱的阳光此时刻可能被雾霾层全都隔离开了。于是我就不再去想他,那一天是周六,于是我在出租屋里看了一整天的《精神病学报告》,还做了笔记。看了好久,不觉已经到了晚上,一整天就这样过去了,于是我就挤上我的胡椒味的牙膏刷刷牙就躺下睡了。

  可是当我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令我不安的事情发生了,周日早上我起的还算早,比平时早了十分钟左右,天依旧是黑的像农村老家王叔养的黑猪一样。不过我想起了昨天听到的雾霾的报告,我也就放心下来。于是我打开冰箱看看有没有吃的,我觉得我好像缺一罐老干妈,不然馒头没法吃,所以我就下楼准备去卖一罐上来。当我出门后,的确,一股浓重的雾霾气息就扑面而来。我快步走出小区奔着便利店走去,可是街上却很少有人,这一反常态,我住的街道即使是双休日,平时也是车水马龙。抛开那些杂念我到商店买了辣酱上楼了,吃过饭之后我就继续研究《精神病》的教材。看了大概一小时左右我决定去自习室看看书,惊人地,天居然还没亮,我心想这雾霾好大啊。让我感到困惑的是自习室居然锁门了,奇怪这个点不应该啊。回到家里,继续看书,然后刷了刷新下载的社交APP叫spirit,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就这样周末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被楼下砸酒瓶子的声音吵醒,天依然黑着,我突然觉得有点反常。街上还有不少警察在巡逻,那警灯闪的人心里慌慌的。进了校门,全学校的灯似乎都关了。我开始有点害怕,教学楼也锁了,没人来上课。想起刚看到街上醉鬼打架和警察,我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不禁惶恐起来。我赶紧一路跑回家里,好在租房离学校还近,便赶紧锁上门。打开电脑发现我平时喜欢看的几个音乐人也都不更新了,看来事情真的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多,于是开始去网上疯狂地搜索新闻,但除了预报连续几天严重雾霾什么都没有。于是我便抱着没事的心态躺下了,毕竟昨天看书有一点累,再加上刚才这么一折腾,身心俱疲。

  当我醒来的时候,打开窗户,发现天终于亮了起来。不过这反而让我极度地恐惧,因为此时的天看起来像是个穹顶,四周阴沉的雾霾租阻挡了所有一切能看到的阳光。就像是灾难电影里滚滚袭来的乌云,天空中浓烟一样的气团结在一起还打着紫色的雷电。我开始感到极度地恐惧了,脑子里回想起以前看过的恐怖电影,天灾剧变,政府封锁消息。仿佛是人为制造了一个穹顶,学校里也没有一个人,街上也没有人,还发生了暴力事件。肯定是出了什么岔头了,于是我翻了翻冰箱里的吃的,看看还能坚持几天,不然就跑回老家去碰碰运气。灾难刚刚开始头几天肯定城市里会乱作一团,我选择避避风头,过几天再做决定。先在家里固守待援,万一有人会发现我还能解救我一下。

  我把厨房的菜刀拿来,虚掩上门,准备去把我的电动车推进屋子里,先充满电,逃跑也方便一些。当我走到楼下时,天再一次地黑了下来,小区里也没有人,气温骤降。这更坚定了我的猜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灾难。

  于是,在我狭小的出租屋里,我靠着三桶矿泉水和几袋面包、方便面撑过了最初的几天,时间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概念了。这几天恐怖的生活简直无法叙说,合眼的时间从不敢超过十分钟,天还是没日没夜地黑着,所以我索性挂上了所有的窗帘,所有的灯也都不敢打开,只在我面前点了一盏小蜡烛。但这个时候其实就算我开灯也不会亮了,水管也没有水了。市政系统已经瘫痪。

  终于,在撑了大概三天左右,我熬不住了,于是我拿上手里剩下的所有食品,全都装在背包里,干净的水,分成小塑料瓶装在包里。塑料瓶比较轻,而且不易碎,随时都可以丢掉。我还把所有能够用来防身的武器,菜刀,玉石做的擀面杖,还有扫把的杆子被我拆下来,削去一个头可以用来劈砍。就这样我准备上路了,去乡下碰碰运气。

  这篇日记我先写了这么多,如果你们之中的幸存者,谁有幸能看到的话,你们一定要努力活下去,灾难终究会过去,终究有一天会看到新的太阳。

  



  

 "诶,听说你们班的李狗嗨一周都没来上课了?"

  "别提他了,快笑死我了。"

  "咋了,咋了?"

  "他上周五和我班的葛二蛋开黑去了,打了一宿电脑,结果睡颠倒了。他这一周都是晚上起床早上睡觉,发微信也不回,后来觉得奇怪去他租的房子找他。发现这货水电费欠了三天他也不交,被人家停了。他躺在地板上睡得跟个死猪一样,他那个刺猬书包掉地上了,还没拉严实,小面包撒了一地……"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