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打气筒价格商行

石家庄-成都篇•九

楼主:懒得去肆 时间:2019-09-27 08:05:25

今天就能到西安了。

早上三个人兴冲冲地出发,左手边一直都是起伏的山峦,连绵不绝,走了好久视野才渐渐开阔起来。本以为剩下的就是一路坦途到西安了,可老天从来都是不遂人愿的时候多。

正午时分快要到渭南市区了,我们正说着到了渭南找个地方吃饭,就看到前边的车一辆接一辆地停了下来,堵车了。等我们走近点才知道,前面一段路封闭了一半铺设新路面,来往的车辆只能挤剩下的另一半路走,而且这仅剩的一半路还破坏严重,全是淤泥。

停下车来看着前面的泥路,也只有边上一点点空间可以骑车过去了,那一半新路面还盖着薄膜,这中间被一条浅沟隔开了。日啊……这TM怎么走!想想没办法,总是要走的,一咬牙:“走!”,我骑上车小心翼翼地靠着边向前走去,石头也只好跟了上来,我们尽量控制平衡不让脚落地,不然肯定沾一鞋子都是泥。终于,路边有一个缺口可以过去新路面那边了,也看到有当地人骑电车在那边走,我们就转了过去。

停车看了看,脚上还是沾了不少泥,车子下面也全都是泥了,不得不拿根小棍子清理了一下车轮。边弄还边吐槽着这个破路。

石头在我前边停下了,往后看看却不见了小曼!人哪去了?!!不会是刚才摔泥里了被车压了吧!靠,可不能开这个玩笑!想到有这个可能,我们有点急了,推上车子就往回走,想着一会儿千万不要看见一堆人聚在一起围着。

往回走了没多远,就看见小曼推着车子在往这边走,看见人了,我们也长出了一口气~~还好没事。等她过来了,我问她:“跑哪去了,怎么推着车子?”

“我车子扎胎了……”

“没听见你喊我们呢?”

“你们跑远了。”

“……”

原来,在这段烂路之前她的车胎就没气了,找了个人家借气筒打上气,很快又不行了。她推着车子找了封路的一个口子一直走这边推过来的。当时我就想:哦?还有个口子可以进来的啊…难道果然是我们俩骑太快了没注意到?不然我们也不用走这一段大泥巴路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有得有失么……

我正想着自己是不是眼瞎~~~ 小曼要补胎,我看她有一点无从下手的样子上去说:“我来吧,毕竟是干过这个的。”然后去从我的驼包里找出来了两只一次性手套,塑料的那种。他们看见我这个有点惊讶:“你还带着这玩意儿呢!”

“是啊,出发前我就考虑到可能会有泥水地里补胎换胎什么的情况,就买了几只这个手套,反正也不沉又不占地方,这不是就用上了吗。”

卸下驼包来,摘下后轮,把胎扒开,扯出来内胎,我问她:“还有备胎吗?”

“有一条。”

有备胎是最好的,可以省去在路上补胎的时间。小曼去找备胎,石头去拿来了气筒。我摸着外胎内侧找了一圈,摸到一个东西,弄出来一看——很短很短的一截铁丝。很多很多人扎胎就是因为这样的小东西,我一路上扎胎三次也都是因为它。祸首弄出来以后,把车胎重新装好,打气,又把轮子装上,OK!

石头的打气筒还是挺好用的,我的打气筒是那种小巧型的,后来到理塘的半路上扎胎,当时海拔又高,我用它打气好悬没把我给累死!!

就在我们忙着换胎的时候,后边路上又悠悠哒哒骑车过来一哥们儿,也是此行遇到的第三个人——伦子(虽然前两天我跟他说他会踩着七彩祥云出场…)。伦子到我们跟前儿停下来,互相打了个招呼。以下可以自行脑补东北话。

“咋啦这是?”

“扎胎了。哥们儿你这是去哪啊?”

“我去拉萨。你们也是?”

“对呀,我们也是去拉萨。听你口音东北的啊,从哪骑过来的?”

“啊我东北的!就从辽宁(没记错的话)开始骑的。”

伦子有着东北人固有的豪爽热情,得知小曼扎胎后,也过来帮忙了。

伦子扶着车子,小曼重新整理好驼包之后,我们一行四人就重新出发了,伦子跟我们一起走。没想到的是,刚刚过了这段烂路,马上就又是一个满天尘土的惊喜… 过那个桥洞的时候,几乎就是凭着感觉穿出来了,尘土真是大到什么都看不见。

好在过了这一段路,好像是老天爷对我们的考验结束了,接下来的路途就很愉快很顺利了。我看伦子一直戴着耳机,以为他是在听音乐,谁知道这家伙说他在听《人民的名义》!是的,这家伙因为骑车没法看,就用“听”的方式来听完了这部当时火热的大剧。果然是神人!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渭南市,找了个地方吃饭,吃完饭休息的间隙,我拍下了这个算是四人合影的照片,石头正好在抬头瞅……

休息够了,穿戴好装备继续上路。戴手套的时候,猛然发现我的手指和手背已经很明显变成两个颜色了,我骑车一直戴着半指骑行手套,才晒了几天就开始这样了。可以说是“黑白分明,界限清晰”,看看双手,嗯……还不错!不由的想起来周杰伦的《双节棍》来,快使用双截手,哼哼哈嘿!

在渭南市里途经一个美利达车店,进店去问老板娘借了前叉气筒给前叉补了点气。也是运气不错,之前到其他城市的时候也去过几个车店找这种气筒,都没有找到。到这里也只是顺路问一问,竟然就有。老板娘得知我们要去拉萨,叮嘱我们路上注意安全,谢过之后,我们就告辞了。

自从第一天出发后,在郑州洛阳遇见了石头和小曼,今天中午又遇见了伦子,我还在想越到这边应该是越容易遇到骑行者了,结果就在下午又遇见两个人——一个是要去拉萨,另一个是特意陪他到成都再回来。

但是人就是这么奇怪,有的人一见如故,有的人却是点头之交。下午遇到的这两个哥们儿,一路上也聊了很多,但总是感觉像是隔着一块透明玻璃。也是因为彼此的方向有些偏差,快到西安的时候,就慢慢的分开走了。于是,还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到达了西安。

西安啊,终于来了。

进西安市界的时候,路很宽很好走,几个人还是有些兴奋的。之后我们上了快速路高架桥,向着西安城望去——一片灰蒙蒙。后来看天气预报才知道我们很不巧的赶上了风沙天气。

到了西安市区一个路口,因为伦子订的客栈和我们不在一个地方,所以就要从这里分开了。石头说咱们在这里拍个合照吧,我们都觉得留个纪念也不错,就找了一个过路的人帮我们拍了张合影。但是后来再看这张照片才发觉,拍照时,我的面巾都忘了摘下来……

互相别过,各自去往目的地。

晚上的时候,我跟石头说:“咱们一起走了这几天了,都该想想后边的路怎么走了。”

刚遇到的那天,我看石头带着帐篷就问了他,石头说他和小曼的打算是先到西安,然后走青藏线进藏到拉萨,都说有无人区所以才带了帐篷;而我原本接下来的计划虽然是西安-重庆-成都,但是西安到重庆我还没有研究过路线,这几天看看路线,走不走这条路还不确定。

“我这几天要研究下路线,你们也想一下,看后边是一起走还是怎么着。”

“嗯,我这两天也想一下。”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